青海湖是绝对是西北地区乃至全国最唯美的景区之一,这里的空气异常新鲜,蓝天白云没有丝毫的渣滓,令人一种吸取天地灵气的感觉,在这里可以得到长生的秘诀,下面给大家分享青海湖小环线自驾游攻略。

 

八月的南方日常中需要一点新鲜。我们有点闲,有点钱,有点冲动,从此踏上了………

我们去哪?去大自然还是去大城市?如果不喜欢人类之间的铜臭味,那么我们就去喝西北风吧——开启前往青海小环线的旅途。

第一次坐飞机,颇有刘姥姥进大观园般的激动、紧张与新鲜。为了按时登机,严格遵守提前两个小时到达机场的经验,去领连号的登机牌再托运行李。

糟糕糟糕,朋友的充电宝还在包里,会不会扣留行李?

幸运幸运,行李只是被打开,充电宝取出,留下一封说明书。

飞机起飞,失重感加强,耳朵里气压变高,但仿佛有脚踏七彩祥云之快感与潇洒,俯瞰着祖国的壮丽山河,有与苏轼“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一样的感叹。

行程第一天,本来是带着满满的期待出发,无奈随着海拔的升高,气温下降的同时下起了小雨。

 

阴雨绵绵,寒风瑟瑟,倒是应了金银滩草原上寂寞车站的景。火车头有着斑驳的铁锈,后半截却是许久未见的绿皮,那色彩仿佛在阴沉的天空之下被风托起、发光。

这样的场景用来摆拍几张具有复古气息与感的照片,再合适不过。

看,那白色长裙丝毫不在意锈迹的污浊,反而在棕黑色的铁栏杆上随心散开,正如不顾尘世眼光,破土而出的小花。

其实当天印象最深的反而不是这众所周知的景点,而是领队扎吉通过当地牧民给我们找到的一片沙漠,一片右边与绿洲相连,左边与青海湖相望的神秘地带。

 

目的地距离我们大概还有一千多公里,大巴并不能直接到达。那边是风,那边是沙,那边是吃草的羊群,领头的牧民大哥却骑着一辆老式摩托车就能在铺满石头的草地上向前飞驰。

现代的交通工具和这自然丝毫不违和,因为他们都象征着同一种自由。而我们,在踏上通往远处沙漠的路途,终于相信了这里的“鲜为人知”。

鲁迅说:“世上本无路,人走多了便成了路。”这里几乎没有路,有时还会遇上一米高的草。路程不远,却刚好够热身。于是,即使风从四面八方而来,再也没有寒意。

来到此处,摆脱鞋子的束缚,只为光脚踩上细软的黄沙,感受到了来着大地馈赠的温柔。

那片沙漠一点也不尖刻、冷硬,因为在那样的高度,我们的眼眶要被青海湖的蔚蓝装满,更加神奇的又是,造物主画出了一片心形的绿洲。或许,那就是沙漠跳动的心脏,生机勃勃。

茶卡盐湖,名不虚传。盐洁白如雪,向着天际延伸,要迷惑人的眼睛,不见天上与人间的界限,宛若仙境。

 

那大大小小的溶洞,竟也可比天上的星星。走下茶卡盐湖,水的冰凉瞬间舒展了四肢。于是得意忘形地想要赤脚走向远处——“磕——”那长相纯良的盐居然如此凶恶,简直是一颗颗长着棱角的石子!

无奈,只能借助离脚就会漂浮的人字拖,一步步地向前滑着走。阳光正好,远山静水,为了拍照,我们泡了一个多小时的盐水,小腿都红了,上岸后待阳光蒸发水汽,留下斑斑点点的盐在衣服上跟着回程。

唯一可惜的是我们没有足够幸运看到“天光云影共徘徊”的天空之境,它仍存留在令人向往的画报之中。

有意义的是,路上听得一段来着景点工作人员郑重的言辞,他说:“每天这里都会有五万多的游客,如果人人都戴鞋套下去,那该有多少垃圾!”

无可否认,这里的纯净足以成为人们心中的久久念想。在满心欢喜地接受自然慷慨的同时,人类不约而同的悉心守护将成为延续美好的等价之物。

为求得青海湖全景,我们要杵着登山杖,徒步以拉谷。

 

细小蜿蜒却始终向前的小路边,每隔几百米便插上一面彩旗。离山脚的距离越来越远,人们气喘吁吁,弯腰皱眉。

是因为高原反应还是因为缺乏锻炼,都不重要。正是那近处与远处的彩旗摇摆挥手,提醒着我们青海湖越来越清晰,它面纱下的容貌嚣张诱人。

结果,不负众望。那将阳光的金色融为一体的湖蓝决不亚于壮阔的海蓝,那悄然触碰指尖的湖风决不失白色丝绸的轻柔,那散布在草地进食的牛羊仿佛甩着尾巴日日从容。

那边,好一个英姿飒爽的少年骑着他的骏马在草原上纵横驰骋。

有人要求合照,他便与他的马说彼此最亲切藏语,而后在马背上挺直腰板,抓紧缰绳,少年黝黑稚嫩的脸上闪过转瞬即逝的羞涩从此定格。

毡房住宿的晚上,不能洗澡,不能洗头,好在还有令人好奇与期待的篝火晚会。拉下夜幕,点亮火把,穿着勾勒着繁复花纹的衣裙,西北人民带头跳起了舞。

 

那响彻天际的音响和黑暗中燃烧的热烈代表了他们的热情,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舞蹈中,广场舞经验丰富的大妈们尤为活泼。

天公也有不作美的时候。白天还要看日出,晚上却下起了雨。不甘心,不信邪,我还是调了个早早的闹铃。体验毡房的代价是一晚上没睡好,顽强如我,依旧顶着昏昏沉沉的脑袋撑着雨伞出去找太阳。

四周漆黑一片,只有不眠不休的路灯散发着微弱的光。虽然觉得自己很,但是很开心地发现了还有“一号”在前方。

第二个来到湖边,眼睁睁地见证了藏着乌云下升起的太阳——那里有光啊,我知道。湖边不下雨,清晨的风却笔直尖锐,没有任何一堵墙能阻挡它的呼啸而过。我吹了半个小时的湖风吹到头疼,终于接受了见不到日出的遗憾。

作为两个对于旅游没有计划又临时抱佛脚的人,回程理所当然的曲折。熬了一夜到达重庆,40°的高温让人窒息,不禁怀念起青海湖的风。

终于要踏上飞回广州的飞机,却被告知台风“天鸽”即将登陆,飞机因此晚点。

临晨4点多,终于躺,想着,我愿以被子为泥土,铺垫为墓地,与睡眠至死方休……

晚点将近4个小时,这是最后的不完美;可是,飞机仍在台风到来之际在天空中顽强飞行,不取消航班,这也是最后的幸运吧。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