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江云南旅游攻略必去景点_云南丽江旅游_丽江云南旅游团/

原创作者:冉慈源(ID:chaintruth)

作者丨李鑫

编辑丨谢忠秀

端午假期,云南丽江迎来“人流如织”。

数据显示,6月17日至24日8天内,丽江旅游预订量较上月同期增长102%,跻身2023年端午旅游热门地区之列。

但如今,来到丽江的游客也会在心里说,“丽江变了”。 例如,丽江古城街上最受欢迎的商店不再是卖鲜花饼和当地特产的商店,而是旅游摄影店,可以在那里拍照。 一套民族风格的肖像画也成为了丽江的标配。

“2008年之前,‘外国人’在丽江的游客结构中所占的比例非常大。2008年后,丽江独特的生活方式吸引了很多来自北京、上海、广州的小资群体。此后,国内游客占据了市场的主导地位。” 我去过丽江很多次了。 2011年开始来丽江旅游、从事民宿行业的田戈向冉继源指出。

那时的丽江,是第一代网红城市中的“顶级”,是一代人心中的“乌托邦”。 它承载着文艺青年心中的“诗与远方”,是最常发生想象中的邂逅与浪漫的地方。

2013年是丽江“爆发”时期。 不仅游客住宿难,丽江民宿接送费也水涨船高。

“我的民宿有198平米(平方米),有6间房子,当时光是转让费我就支付了150万多元。” 2013年左右来到丽江的任鹏对向然辞园回忆道。

但此后,丽江旅游经历了起起落落,“商业套路”、“黑导游”、“强买强卖”等负面评价不断。 2023年五一,网络上还流传“丽江旅游遇冷”、“丽江古城人多冷清”的消息,引得云南省文化和旅游厅副厅长楼克伟上前询问。发微博辟谣。

“人流正在回来。” 丽江旅游从业者项然次元表示,“2023年后,丽江旅游整体水平将逐步恢复。”

丽江云南旅游团_云南丽江旅游_丽江云南旅游攻略必去景点/

图/丽江禅茶逸心民宿

来源/晓娜供图

而丽江也在发生着变化,尤其是在网络的影响下,文艺褪色,追网红,网络也改变了丽江的方方面面。

短视频业态渗透到丽江后,包括任鹏在内的不少民宿主逐渐意识到,与OTA(在线旅行社)相比,内容平台和直播已成为吸引游客的重要手段。 通过这些新业态,入住率也有所提高。 得到了显着改善。 “目前,我的民宿大约70%的顾客来自自媒体平台。” 任鹏说道。

丽江禅茶怡心客栈店长小娜也表示,除了同步OTA和自媒体平台吸引顾客外,小娜今年5月还进军其他社交平台,每周更新5-6条笔记,内容是根据客栈的宣传来的。 主要讲述个人在丽江的生活经历。 “通过社交平台,会吸引更多‘长住’游客,他们通常在丽江停留一个月以上。 内容平台吸引游客的不仅仅是丽江的美景。 以及丽江的生活方式。”

与时俱进固然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一味追随互联网的热潮也会导致迷失方向和不满。

旅拍的“爆款”迅速吸引了众多商家参与,但也很快带来了“千篇一律”、“流水线”、“低价竞争”的负面评价。

“很多丽江人都觉得旅游摄影生意好,就开始到处开业,但真正开始经营后却发现,生意可能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只有价格才是最重要的。”价格一天比一天低,如果价格再低,那肯定会发生这种情况,降低服务质量。” 天哥告诉冉慈源。

随着商业化的深入和网络的普及,一些人也感到困惑,丽江独有的特色和文艺气息被消解。

早前体验过丽江旅游的“老游客”直言,丽江不再像以前那么好玩了。 以往围着火堆聊天喝酒的气氛几乎消失了。

新游客也表示质疑,“丽江真的很一般,逛一圈感觉丽江很无聊。”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丽江旅游业的变化是互联网渗透下第一代网红城市变化的缩影。

网络让丽江名声大噪,有关文学、艺术、浪漫的浪漫言辞也为丽江旅游带来了不少观众。 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旅拍、直播、小红书笔记等新方式再次来到丽江。

如果你追随互联网的节奏,你就不会落后,但如果你一味追随互联网的热潮,你就会迷失自我。

丽江依然不缺乏游客,也不缺乏带着梦想和希望而来的修行者。 近年来,不断有新的年轻人来到丽江创业。 比如,“新丽江人”小娜直言,以前,大多数人对丽江的印象仅限于“情怀”、玉龙雪山、古城文化等,但其实,丽江最吸引人的还是是这里的生活方式。

每一代人都有自己的需求和理解,这座城市也一直有自己独特的魅力和吸引力。 新时代的变迁、新人群的形态下,丽江将呈现怎样的面貌和可能性,还有待观察。

云南丽江旅游_丽江云南旅游团_丽江云南旅游攻略必去景点/

民宿老板加入自媒体

今年是任鹏来到丽江的第十个年头。

2013年,他从北京来到丽江,投资150万元接手了一家民宿,开始了他的丽江“漂流”生活。 这两年,他发现丽江的“开放方式”似乎发生了变化。

“以前丽江的客房销售好不好,就看谁在OTA上做得好,但现在就看谁在自媒体上做得好。” 任鹏告诉兰次元。

去哪儿、携程以及口碑上门的客流一度是丽江客流量的主要来源。 有酒店从业者指出,一方面,民宿需要有大量的房源来预订订单数,才能获得较高的排名。 其次,OTA平台还收取15%左右的佣金,这是针对一些小型民宿的。 这是非常不友好的。 另外,近三年来人数减少,一些民宿生意变得十分困难。

但现在,客户已被分流至抖音、小红书等内容平台。 自媒体开始一步步重塑丽江,OTA不再为王。

丽江云歌居客栈老板倪浩也感受到了自媒体带来的变化,“这三年客流量低,生意不好。 大家都开始直播、拍摄短视频,主要是拍丽江的美景和自己的民宿。 ”

他告诉冉慈源,这两年,如果没有这么多主播,可能就没有这么多游客了。

事实上,互联网、短视频、直播对丽江的渗透可能更早。

2018年前后,短视频作为一种独立的内容形式,逐渐渗透到大众的生活中。 抖音、快手等应用迅速聚集流量,这一新趋势也蔓延至丽江。

丽江云南旅游攻略必去景点_云南丽江旅游_丽江云南旅游团/

图/抖音直播卖客房的商家

来源/燃瓷园抖音app截图

在丽江不少民宿业主的印象中,丽江“石榴哥”大概是第一个享受自媒体福利的人,甚至是被自媒体改变命运的人。

石榴哥在丽江走红的故事至今还流传着。 2018年,负债数十万元的“石榴哥”金国伟开始在丽江忠义市场摆摊卖水果。 有一天,一位老外来询问这种水果的价格。 外表相貌平平的“石榴哥”其实说着一口流利的英语。 ,与这位外宾进行了熟练的沟通。

这段用英语卖水果的视频火了,“石榴哥”一夜成名。 如今,“石榴哥”已是拥有600万粉丝的大网红。

《丽江石榴哥》走红后,任鹏也明显感觉到身边不少朋友开始纷纷拍摄短视频、做自媒体。 一切都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中。”

“丽江的美景、我自己的客栈、我的日常生活,都可以成为短视频的素材。” 任鹏对冉继源说,“我很多当时开始做自媒体的朋友,现在已经是七八百万(粉丝)的大网红了。”

除了通讯行业的变化外,近三年人流量的下降进一步催化了丽江对短视频、直播等新业态的依赖。

数据显示,2020年丽江旅游接待量和旅游总收入将下降至2625.1万人次和510.4亿元,分别下降51.4%和52.6%。 2022年1月至4月,丽江旅游接待量较2019年下降80%。

人流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决定丽江旅游业的兴衰。 毕竟“没有游客就无法开放”。 丽江客栈和餐厅老板的共同选择。

“丽江虽然民宿很多,但只要人够多,大家还是会有生意的。” 倪浩告诉燃纪元,“客流的下降直接导致了客栈之间的竞争更加激烈,此时的生意相对更加激烈。” 好的就是那些早期运营短视频和自媒体账号的人。”

2022年11月,丽江客流量再创新低,任鹏此时加入了自媒体队伍。

任鹏向冉继源回忆,自己是被一位50多岁的大哥“点醒”的,“他当时告诉我,虽然他现在已经56岁了,但他订房的时候不靠携程、美团,都是通过我订了直播间,我当时就觉得很有道理,他这么大年纪了还在接受新鲜事物,我也得跟上时代的步伐。”

从那时起,任鹏开始摸索短视频,开始直播,“我的节奏基本上是一天一两次直播,每次慢播3个小时左右结束。丽江的大街小巷,我的生活民宿等都可以是直播内容。” 任鹏告诉冉继源。

自媒体对任鹏民宿产生了实质性影响。 据任鹏测算,目前民宿的客源约有70%来自直播。

像任鹏一样,打造自己的IP、直播为自家民宿带货的人不在少数。 据冉继源观察,民宿老板为了推销自己的民宿,要么亲自上阵,要么聘请员工。 在3-5小时的直播时间里,主播在丽江古城的大街小巷驻足停留,拍摄古城美景的同时,介绍民宿的房间设施,然后回答问题来自网友。

更重要的是,不少民宿业主也发现,通过内容平台等新渠道,他们不仅展示了自己的民宿,也展示了自己在丽江的生活方式。 新渠道更能吸引那些“同频”游客。

“自媒体就像一座桥梁,虽然大家还是隔着手机,但游客都能看到我。不再像以前通过OTA订房,没人认识谁,有点随意。” 任鹏告诉冉继源,“但通过看我的短视频、直播聊天等方式,至少双方可以先有一个简单的沟通和了解。”

丽江云南旅游团_丽江云南旅游攻略必去景点_云南丽江旅游/

圆梦?旅拍占领丽江

内容平台不仅影响着民宿业主吸引顾客的方式,也改变着丽江古城商铺的业态结构。

不少民宿老板向冉慈源提到,今年春节前后,丽江古城的旅拍店开始以意想不到的速度展开竞争。 “以前古城里销售的主要是花饼、茶叶、土。 特色产品,但今年更多的是旅游摄影,尤其是3月份之后,店铺的开业速度明显更快。”

“2023年春节期间,旅游摄影店里排队的人特别多,每天都忙到晚上三四点,基本上没有人买鲜花饼和纪念品。大家做生意的这里是嫉妒。” 任鹏野向冉继元回忆道。

今年春节假期去丽江度蜜月的林淼更直观地感受到了丽江古城旅游摄影行业的蓬勃发展。 “几乎每隔几米就有一家旅拍店”,这“毫不夸张”。

为了拍一组民族风人像,林淼对比了前后几家旅拍店,最终选择了价格相对较低的一家。

林淼告诉冉慈源,在丽江古城拍摄单张民族风写真的价格基本在200到600元之间,包括化妆、服装、后期拍摄、后期制作等一站式服务,具体取决于精致照片的数量。 由于价格的不同,价格也会有所不同。 “如果只租衣服,价格会更低。”

“综合比较来看,妆容、外景、拍摄风格、套餐价格都相差无几。” 林淼道:“所以最后我选择了价格更优惠的。”

亲身体验后,林淼再次感受到了丽江旅拍行业的“快节奏”。 “当天化妆大约需要20分钟,拍摄前后需要30多分钟。” 林淼向冉慈源介绍道,“所以一个摄影师两个小时大概可以拍三个人。”

流水线式的拍摄过程也被设定为“更加高效”。 据林淼观察,在古城拍照的人都会在固定景点樱花餐厅附近排队。 在那里拍完90%的照片后,他们就会去古城的其他景点补拍。 这样基本就可以完成一个人的照片了。 摄影任务。

十多天后,林淼收到了打磨好的成品片。 尽管摄影师“不是专业人士”,但她对最终的照片“非常满意”。 “丽江的风景很美,效果比我花了很多钱拍的婚纱照还要好,这个价钱真的很值。”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丽江旅游摄影的兴起是“互联网+丽江”综合作用的结果。

一方面,丽江美丽的风景和丰富的文化为旅游摄影行业的发展提供了深厚的基础。 在当今的社交媒体时代,人们经常通过朋友圈等社交平台展示自己。 来丽江拍一组民族写真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

丽江旅游摄影似乎也在为普通人“造梦”。 穿着纳西族或藏族服饰,化上哈尼妆或晒妆,走在古城里,任何人都不会感到格格不入。 在丽江,这些行为是那么自然。

林淼告诉冉继源,她在朋友圈发布了这组充满民族风情的照片,收到了很多称赞“美丽的人”的评论。 在她看来,“也算是一种人生经历”。

丽江云南旅游团_丽江云南旅游攻略必去景点_云南丽江旅游/

图/丽江之行林淼拍摄及部分朋友圈评论

来源/林淼提供

据田戈观察,丽江旅游摄影的繁荣在一定程度上是由西双版纳带来的。

“近三年来,西双版纳吸引了很多无法出国旅游的游客。此外,西双版纳拥有大量少数民族,促进了旅游摄影行业的繁荣。” 田戈告诉冉慈源,“随后,丽江的大量人开始在一些商店里以一半的价格购买,或者将商店改为旅游摄影店。”

只是复苏之后,太多的人如猛兽一般涌入市场,渴望分一杯羹。

公开报道显示,目前丽江有旅游摄影企业和个人1000多家,已形成较为成熟的销售、摄影、服务体系,并逐步形成了以束河古镇为中心的产业集群。 仅束河古镇辖内就聚集了300多家旅游摄影企业,从业人员6000余人。

然而热潮之下,丽江旅拍还没到高光时刻,就迅速从“开始”进入“卷起”阶段,旅拍行业难有秩序。

社交平台上,关于丽江旅游摄影“防雷”的帖子不在少数。 差评也大多集中在商家提供的商业照片不真实以及分享顾客照片以吸引顾客。 摄影师修图不专业、敷衍。 有一键磨皮的懒惰操作、拍摄体验严重的“流水线感”等几个方面。

在拍摄过程中,林淼发现自己选择的酒店摄影店的摄影师并不是专业摄影师。 “他们摄影师和旅摄影店的合作模式是‘佣金制’,具体比例我不知道,但交谈中我发现对方确实不是专业摄影师。”

林淼还向冉慈源提到,很多旅摄影店租来的衣服几乎都有明显的污渍。 另外,旅拍店提供的样张中,妆容风格非常多样,但无论当天在场的女孩们选择了什么样的服装和妆容风格,最终的妆容效果都默认是偏粉色的。 “哈尼族妆容”,“和展示的实际照片差距很大,还略有相同。”

“市场已经复苏,旅拍也能赚钱,所以大家都趋之若鹜。” 一位在丽江经营民宿十年的民宿经理向冉吉源透露,年后他的很多朋友都转行了,“连卖披肩、开理发店、当民宿管家的都转行当摄影师了”和旅行摄影师,这就是水平参差不齐的原因。”

似乎是一个行业快速开始“内卷化”,进而快速走向恶性竞争的必由之路,但对于如今的丽江旅游摄影行业来说,这个速度似乎更快了一些。

丽江云南旅游攻略必去景点_云南丽江旅游_丽江云南旅游团/

改变,从情怀到网红

除了自然风光和民族文化支撑的丰富旅游资源外,丽江必须承认的一个事实是,它的走红与众多向往诗意、向往远方的文艺青年有很大关系。

在田戈看来,丽江蓝天白云的慢生活,以及以民族文化为基础的文艺气息,都对当时的小资产阶级群体产生了强烈的吸引力。 尤其是电视剧《一米阳光》热播后,丽江与浪漫爱情的联系更加紧密。

更重要的是,在网络的影响和社会方式的改变下,文艺青年纷纷添加旅游攻略,这让丽江再次叠加了一层浪漫的滤镜。 正如田哥所说,“通过网络的传播,让更多的人了解丽江,让更多的人来到丽江。”

世界文化遗产丽江古城管理局向媒体提供的数据显示,2008年至2017年,古城各类经营户数量从1545户增加到3994户,平均每户新增1户,每户新增1户。半天。 。

互联网带来了更多的人、更多的钱,但并没有带动丽江往更好的方向发展。 相反,由于欲望超载,丽江逐渐被贴上了“抢客”、“套路”等负面标签,再也没有回归商业化。

野蛮生长时期,丽江出现了不少“商业套路”、“黑导游”、“强买强卖”等负面新闻。 放大镜下,“坏事难免传千里”,丽江的“路人缘”时常崩塌。

在日益商业化的氛围中,情感的“过滤器”已经逐渐褪去。

任鹏向冉慈源回忆,“在丽江的老民宿里,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经常坐在一起聊天、一起做饭、喝酒。”

田哥还表示,当初吸引他来丽江旅游的是这里慢节奏的生活方式,以及与来自世界各地的人聊天所带来的舒适感,最终促使他留在了丽江,并在那里待了11年。天。 2006年,他还担任丽江古城客栈协会副会长。

但现在一切都变了。 “现在人与人之间的社交距离明显拉远了,有客人经过时,我们可能只是见面点头而已。” 任鹏说道。

游客担心民宿老板暗中强迫消费者拿回扣,把自己当韭菜。 民宿业主更害怕说错一句话而得到差评。 “在OTA平台上,一条差评会阻止很多潜在客户,所以渐渐地很多人就不喜欢再插手彼此的生意了。”

十年前来过丽江的李耀也感受到了在丽江感情的终结。 她向冉继源回忆,“2011年,我们公司去丽江进行团建,为了方便,我们订了整个民宿。那几天,我们一群人经常坐在民宿老板身边聊天,我就看明星们一起喝酒,气氛十分热闹。”

2023年,李遥带着家人再次来到丽江。 与十年前相比,她发现丽江的商店更多了,包括民宿和高档酒店。 丽江更加便捷舒适,但人与人之间的联系感却远不如十年前。

“这次我和家人承包了一个院子,虽然民宿的老板人也很好,但我感觉他真的很忙,还有很多别的事情要处理,不可能每个人都坐下来有事。”一起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李耀说道。 。

云南丽江旅游_丽江云南旅游团_丽江云南旅游攻略必去景点/

图/丽江云歌居客栈外观

来源/倪好提供

人情的变迁不仅仅发生在丽江,丽江被赋予了太多的理想和情怀,文艺气息的逐渐离去所带来的失落感总是让人心酸。 看来我只能说“丽江没有以前那么好玩了”。

仍有一些人带着感情离开。

2014年,丽江束河古镇又发生了房东违约、房租暴涨的负面事件; 2016年,丽江民宿数量越来越饱和,加上游客数量有限,行业内竞争更加激烈; 而2018年,《丽江市旅游星级饭店和特色民宿经营服务自律管理详细量化考核要点(试行)》也开始正式实施,政府部门日趋严格民宿、旅馆的经营要求。

近三年客流减少,成为古城部分经营者不可避免的考验。

据田戈和任鹏观察,近年来,不少来丽江投资民宿的人逐渐选择离开,大理或东南亚成为了他们的新目的地。 就连曾经的流浪歌手也逐渐离开了他们曾经视为“天堂”的丽江。

“以前,丽江是流浪歌手的摇篮,很多流浪歌手来到丽江租了一个小房间,把它变成了火塘音乐吧,在丽江找到了写歌的灵感。” 任鹏告诉冉慈源,“现在这样的人正在慢慢离开,这几年继续唱的人被称为‘丽江军’,他们最近离开丽江前往大理。”

然而,离开在丽江却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丽江人都习惯了,今天可能还有人在经营民宿,但明天就会转手离开,大家都习惯了。”任鹏说。

2023年春节过后,随着旅游业的复苏,田歌也“卖掉”了自己的民宿,离开丽江前往大理。 “现在大理的烟花比丽江还多。”

然而,丽江似乎从来不缺少拥抱诗与远方的人。 旧人离开后,新人也到来。

与过去较为“佛系”的民宿业主相比,这些“新丽江人”对丽江的未来有着更加独特的思考。

Cortana 就是其中之一。 在她看来,相比于情怀、玉龙雪山、古城文化,丽江更吸引人的是它的生活方式。 “所以在我的想象中,丽江未来最大的IP应该是度假。” “现在可能不是这样,但我希望未来是这样,我会朝这个方向努力。”

现在,24岁的小娜虽然还在读大学,但她已经拥有了三间民宿。 谈到在丽江的未来,她希望三年内能在丽江拥有自己的独立品牌,以及成熟的团队,实现从客栈到文化传播裂变的转变。

Cortana 并不是唯一一个。 进入2023年,旅游业复苏已成大势所趋,丽江古城也恢复了往日的“人流”。 与此同时,社交媒体上,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来到丽江投身民宿等行业。

未来,他们或许会给丽江带来更多的可能性。

云南丽江旅游_丽江云南旅游团_丽江云南旅游攻略必去景点/

参考:

《丽江20年:从“穷小子”到知名旅游胜地》,来源:新京报;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