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家坳中岭镇是一个充满了活力的地方,这里四面环山,拥有非常出色的自然风光,这里的每一个山峰都想潘岩似的巨龙横卧,在青山中和别人长啸,下面给大家分享曹家坳中岭镇好玩吗。

去了天齐的人都知道,穿过小长冲,爬上曹家坳就算上了山顶。在曹家坳有一条向南的新修沙石路,这就通向中岭。

 

中岭是一条山脊,群峰错落,地势险峻,它隔断两峡,以东称沿头溪,以西是桥河,出魏家洲,入丹水。

所以我一直认为这是两水之源,再加上它北联黄沿,南接马鬓岭,东南接天柱山,西南接二屋棚,为群峰之中心,因而得名。

对于中岭,相对于我对天齐的熟悉,的确汗颜,相对于我对故乡的情思,的确陌生,对于一个在这块士地上生活过五年的我来说,能在三十多年后再来说说它,不亚于一个看惯了时尚美女的人,一下子被一个淳朴村姑所吸引了的状态,除了惊讶便是震憾。

 

进入沙石路,坳口是一块近五亩的平整耕地,全部是西红柿,人高的藤架整齐划一,标准支撑,标准绑缠,微风一吹,掀起一波一波奔涌的绿浪,前伏后起,你挤我推,蔚为壮观。

 

正值成熟季节,一个个西红柿绿中泛粉,粉中藏黄,黄中透红,饭碗大小,藏在叶下,从下到上,象初生婴儿的皮肤,娇嫩喜人。

继续前行,过一段五十米的钭坡,就到第一条山岗,所谓无限风光在险峰,这是一个极为险要的所在,也是一个很好的观景平台。

前看,马鬃岭峰峦连绵,坳淌隐现,山上林木葱茏,如一张绿幕从天际垂下,把山后的景致遮的严严实实,二屋棚山高崖陡,绝壁无半点杂物,石泛白光,和远处的群峰相连,气象雄浑,一条新修的公路,随山脊走势,进坳入淌,绕背出坡,穿行于林间峡顶,明灭可见。

 

一直延伸到目力所极的地方。

随行的燕子组长,二三十岁,她有城市女孩的时尚,更有山里妹子的淳朴和善良。苗条,秀气,李主任评价她是一朵花,我倒觉得她更象一只恋家的燕子,活泼、勤快、精力充沛。

放弃了城里优越的生活,回山上服务乡亲,她说,山脊上其实没有农户,但土地肥沃,平淌宽阔,这条路是准备发展高山反季节疏菜而修的。

因方山景区发展太快,这边的开发只好暂缓,不过路边己经安置了两家扶贫搬迁的农户,疏菜合作社今年发展了一百二十亩,我们去的这个农户,他一个人,养了三十只羊,四条牛,二十只鸡,四头猪。

所见所闻,我不得不佩服郑家榜村郑、陆所带领的一般人,他们是时代的舞者。

往东,观坪,天柱山,红花岩,十里横山,小秦寨,有的孤峰刺天,有的长岭延绵,你崩我跳,形成右边的山脉。抱石岩,关口,腰坪,安王山,你牵我拉,左拥右抱,形成相对的山脉。

 

沿头溪就在山脚,如一条长缝,深不见底,一路往东。给人都是雄伟的气势。

向西,桥河就显得秀气了,沟深谷窄,山俊林深,养生谷尽收眼底,白墙红瓦 ,酒旗农舍,三五幢房屋,静静的安卧在山脚小小的盆地之中。

 

沙滩宽阔,干净,石块在阳光下射出银色的光芒,远远望去,象圆镜方镜镶嵌在一根绿线之间,河床细窄,水流丰沛,出林绕石,硬是从山脚的缝隙处挤了出去。

一条新修的水泥路,如白蛇饮江,九曲十折,蜿蜒于桥河与倒座坪之间,到养生谷休闲的白的、黑的、红的车辆上上下下,为这座沉默的大山带来了无限的生机。

中岭的天也是不同的,一是蓝,蓝的浓艳,感觉用手一抓就会沾手,象勾了薄芡的海水;

 

二是净,每一朵云白的不沾一丝灰尘。比棉花要透,比牛奶要飘,我想如果用牛奶做成棉花糖会不会是这个样子。

空气纯净的无法形容。

初上中岭,我本来打算写一首诗的,“中岭观山万峰低,”可怎么也写不出下一句了,原来我只看见了她美丽的秀发和婀娜的腰肢,一个让我不能自已的青春的背影。

而它的灵魂是不可能被一个走了几十米的酸秀才所窥视的。

只有象郑、陆这样心中有百姓,倾情在家乡、工作大手笔的新农村拓荒者才会发现这样美丽的去处,也才能写出最华丽的诗章,我想,俊波、燕子也一定写的出的。

下次,我一定要把这新修的公路走完,去触摸一下它的心跳,肯定有诗!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