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的出国自由旅行没有做任何的计划,就想着体味不一样的城市,不一样的风景,不一样的风情,不一样的人文风俗就可以了,而在意大利的第二站是索伦托,我曾经被这里浓烈的文学艺术特色所深深吸引以及折服,而索伦托让我为之沦陷的是这里的风景,接下来我们一起来看看这里美好的风景吧!

索伦托–仙女的故乡

索伦托是我们在意大利的第二站,这个小镇依峭壁而建,隔那不勒斯湾可眺望维苏威火山,号称“仙女的故乡”,我们就在这儿落脚。

索伦托港湾

本以为经过一月暑期项目的学习,我们能在这个风光旖旎的小镇愉快地休假。万万没想到,我们的旅途如此坎坷多舛。

DAY1: 庞贝故城和维苏威火山

第一天,我们去了庞贝故城和维苏威火山。从索伦托到庞贝只有一趟小火车,每隔半小时发一班,车上无空调,咣当咣当的噪音能淹没所有人说话的声音。顶着近40°的气温,我们坐上了这唯一的交通工具。

 

非常不巧,我们乘坐的车坏在了半路山洞中,四十分钟还没修好。我们一行三人坐在火车中,胸闷气短,无比思念我天朝的高铁。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总理再来一趟欧洲,让他们赶紧升级成高铁。

抵达庞贝已近中午,日头正高,地表发烫。这座古城原是个商贸发达、文化繁盛的渔村,公元初前,著名的地理学家斯特拉波经考察,断定维苏威火山是一座死火山。出于对学者的信任,当时的人们定居如此。即使公元62年遭遇强震袭击后,仍未搬迁,在废墟上重建了更加奢侈豪华的城市。盛极必衰,物极必反,公元79年,维苏威火山突然爆发,毫不留情地将庞贝从地球上抹掉了。

庞贝古城

想必斯特拉波做论断时也没有想到,他的学术成果竟会误了一座城。如今只能看着断壁残垣想象,这被掩埋千年的城池中是不是真的有像《庞贝末日》中所上演的爱情故事。

上维苏威火山口要换两次不同的车,再徒步攀登。我一脚深一脚浅地踩在火山灰和满布沙砾的路上,一手抓侧面的链锁辅助向上。十分佩服旁边背着登山包,单手抱娃上火山口的美国奶爸。

维苏威火山

DAY2:卡布里岛

第二天,我们乘船前往卡布里岛。岛屿位于海中,四面均为峭壁,精髓在于蓝洞。蓝洞的洞口在悬崖下的海面上,洞口极小,如遇涨潮,海水就会淹没洞口。在海面上摇晃颠簸了近一个小时,我和好友伴着汽油味濒临晕厥的边缘时,总算排队换到了进洞的小船。

 

只一瞬间,觉得先前受过的罪都值得了。阳光高照,射入洞穴,虽小但宽阔的洞每一处角落都反射着深蓝色,清凉而沁人心脾,有摇浆人唱歌的声音在洞中回荡,不绝于耳。

蓝洞

终于明白了为何有的时候,人类历尽艰难坎坷、千辛万苦,只为那一眼无限风光在险峰的愉悦。

自然风光拥有一种魔鬼力量,肉眼所能及之处带来的震撼和愉悦能够驱使人不断探索征服。由于有了无数开拓者和探索者,春之风、夏之花、秋之月、冬之雪才呈现出如今的绚丽。

我们上火山、进蓝洞之时,中国游客极少,而外国游客居多。其年龄参差不齐,下至仍在婴儿车里的孩童,上到头发已白的老人。和西方航海民族所不同的是,我们农耕民族少了那么一些探险冒险的精神。就如当年在澳洲跳伞,同行者也甚少有中国游客一样。或许当我们年轻一代成为新的生力军时,这探索、发现、敢闯的劲道当强于我们的父辈祖先。

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有志有力,有物相助,而又不随以怠,可至无人处,遍览天下景。

当然索伦托的美好不止这些自然风景,还有那些美好的水上出行,可以去潜水,去海上捕鱼,坐游船游览也或者可以在静谧的午后观看日落,去徒步小道欣赏了海湾。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