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宁这个地方不用我说肯定还是有很多人世道的,这个地方可以去看的、去玩的、去吃的是在太多,人生就是要享乐,称假日去一趟西宁吧,你会很放松的。

最青春的四年呼啸而过,一切就像安排好了一样,按照既定程式不由分说的滚滚向前。有的人选择将这校园青春延长三年,有的人选择成为一个“大人”,步入社会的洪流,每个人都活在自己的时间线上。殊途同归,青春散场也好,不散场也罢,这四年终究还是人生的一个断点的。我常想,也许人生真的需要一点仪式感,不同的阶段做不同的事。神龟虽寿,犹有竟时,有些事还得抓紧去做,并不是说现在不做将来就会后悔,怕的是心境,心境变了,青春这道菜的味道就坏了,又有何人敢说几年后、几十年后归来仍是少年时?所以才有了这次西北之行,以一次策划已久的毕业旅行让这个人生的断点显得更加隆重。想起那古老的丝绸之路,神秘的莫高窟,万亩的油菜花海,饱经沧桑的藏传古寺,无一不让我心驰神往,目眩迷离。激动的心情在燥热的天气里躁动着,距离出发只差一张说走就走的票根。

出行准备

《张梁记》里边的270常说“探险不是冒险,安全第一,没有安全其他一切都是枉然”。一切旅行在说走就走之前都应做好计划,这也是对自己和家人的尊重。

1. 防晒和保暖

青海、甘肃地处西北腹地且海拔较高,日照很充足,尤其到沙漠时如果没有防晒措施,晒黑暂且不说,怕的是晒伤。所以墨镜、帽子、长袖外套、防晒霜必不可少,也可以再加一脖套,将自己全副武装起来(见下图)。女生的话还可以到了西宁之后买一条纱巾,戴在头上不仅防晒而且超美。此外,西北之地昼夜温差较大,那句“早穿棉袄午穿纱”一点不为过,准备几件外套很有必要。

2. 高原反应

这个真是揪心之痛,由于提前准备不足,到了青海的第一天就出现了高反,头痛恶心,不过好在第三天完全适应。到了高原,减少剧烈运动,一切都要慢,就~~~是~~~这~~~个~~~样~~~子。讲道理,越喜欢运动的同学越容易高反,稍微虚一点的没什么大事情。

3.出行方式

火车的话可以从北京西站直达西宁,一路上穿越关中平原、河西走廊,看着窗外的风景一闪而过,也不失为旅行中的乐趣。飞机的话建议直飞兰州,在转到西宁。

西宁站-西宁

 

东关清真寺西宁火车站当走下火车的那一刻,踏上这块西北之地,一种“”的快意涌上心头,“来吧,毕业旅行!”。之前已在携程定好青旅,将行李放过去之后和老板闲聊几句。由于西宁是个多民族聚集地,因此在聊天时特意问了一下出行有什么忌讳,好在是男儿身,百无禁忌(嘻嘻嘻嘻,开玩笑)。

东关清真大寺歇息过后,按照老板的指点步行到了东关清真大寺,在这里我终于近距离的感受到了信仰的力量有多么强大。踏入寺门,播放着吟唱的《古兰经》,巧的是正好赶上了他们的礼拜时间,巍峨的大堂聚集了近五千人,少长咸集,一些来晚的信徒就地而跪,面向麦加的方向做着礼拜,口中默念着。

 

待礼拜完之后,有的人驻足互相问候,有的人匆匆离去。恍惚中看到一个身席白袍的信徒蹲在一旁的墙下,我以为他在礼拜,可是这方向不对啊?我好奇的走过去问他是否在礼拜,他转过头笑着说:“不是嘞,我在晒暖。”哈哈哈哈哈哈,那是一个留着络腮胡的中年大叔,负责整个清真寺的卫生,我问了一些有关宗教和“他们”生活上的问题,大叔很热情,知无不言。这一幕让我想起了当年在沈阳的教堂,一位信徒也特别愿意为我解答疑问。我知道,他们都是希望更多人的理解他们的信仰,但是我也只能口头上去承认和内心去尊重,毕竟俺的心里还是又红又专的社会主义人呀。此地战罢,天已将黑,各地拼车的小伙伴悉数到达了西宁,开始准备真正的青甘大环线之旅。

 

西宁-塔尔寺-拉脊山-青海湖-黑马河

 

塔尔寺

清晨,我们的司机老张开着一辆八座的金杯商务车缓缓驶来,那是一个地道的西北汉子,一来二去话匣子打开,发现老张真是一个有趣的人。拼车旅行最担心的就是司机和驴友,好在司机靠谱有趣,驴友都和我一样是毕业旅行,共同话语自然多了起来。

借着清晨的阳光一路西行,大概一个多小时左右来到塔尔寺,作为旅行的第一站着实充满了好奇。远处的矮山上布满了经幡,在强烈的阳光下色彩显得更加耀眼。寺庙前俨然成为了一个商场,各处都在贩卖着藏式饰品。看到这一幕,我是有点失望的,我本以为这里会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古寺,而现在却处处透露着商业气息。走进寺庙,一股浓烈的酥油味道钻进鼻孔,时不时的看到僧侣和居士孰若无人的在大殿一旁的走廊里做着“祈祷”,听说这个“祈祷”的动作要做十万个才算。整个寺庙禁止拍照,除非亲眼所见,否则它确实有点神秘。

拉脊山看罢塔尔寺,吃过午饭,老张一路飙车到拉脊山顶。山顶有一座小庙,登上去山下风景尽收眼底,伴着远处的雪山,好一处云雾缭绕,清高静谧之地。“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快感莫过如此。我惊讶于信仰的强大,在如此高的山上营造如此一座庙宇,让我想起了李白那首诗:“青冥浩荡不见底,日月照耀金银台。霓为衣兮风为马,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也许,信徒真的会得接引拯救吧。小庙的后方尽是经幡,也顾不得临行前的攻略,一路小跑过去,想去近距离感受这种文化。然而,高原反应让我头晕起来,一坐在了经幡上,歇息片刻才算缓和,不得已早早下去,开赴青海湖。

 

青海湖湿地一路从拉脊山顶驱驰到青海湖大概过了两个小时,沿途尽是稀稀落落的油菜花。谈不上景色,却始终有游客停留拍照。老张告诉我们真正的油菜花海在门源,这只是小打小闹,所以一路未停车,径直开到了青海湖旁。来到这里,有时真的不得不感叹天地造化,何其伟大,云在青天水在瓶。深绿色的湖水在远处和苍天共线,时不时的出现一些墨绿的小山头,仿佛在告知着远眺的人们这还不是尽头。

 

几叶扁舟游荡其上,如果没有快艇伴随着轰鸣声从此偶尔经过,它安静的像幅画一样,好似有一种让人全然忘却一切的魔力。说什么王权富贵,管什么戒律清规,人生得此境,夫复何求。我想这就是仓央嘉措心心念念的青海湖的样子吧,这世间最美的情郎,这曾经藏民的王,不守戒律清规,放荡不羁,最终遁迹于青海湖畔。此时此刻,我更愿意相信灵魂的存在了,在这里,当我闭上眼的时候脑海总会有些画面涌现,那样的清澈透明,我选择相信这是和仓央嘉措的共鸣吧。

可是,不妙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青海湖海拔3200米左右,高反让我和其他小伙伴都有些头痛和气喘,所以在下午八点左右我们离开了青海湖,奔向黑马河。晚上在黑马河住宿,准备第二天早起看日出。我属于高反较为严重的那一拨人,老张给了我一罐氧气,抱着他就进入了梦乡。

黑马河日出-茶卡盐湖-德令哈-大柴旦黑马河

 

早上五点半被隔壁的小伙伴搬动行李的声音吵醒,猛然意识到今天要看日出!!慌忙穿上衣服,头也顾不得洗便提着行李直冲老张的车,好嘛,这一顿快速的操作又让我高反了,在车上呼呼的喘着。等我们到达湖边时,岸上已经站满了人群,都在等待这喷薄的日出。黑马河的早晨格外的冷,有的穿着军大衣,更有甚者裹着棉被就出来了!如果说宗教是一种信仰,旅行又何尝不是一种信仰! 少时,那轮红日开始露头,但给我的感觉却不像海边那种喷薄欲出之感,实在不知如何形容那种感觉,好似“犹抱琵琶半遮面”那种娇羞,却又似“天下谁人不识君”那种孤傲,尤其伴着平静的湖水,波澜不惊,缓缓升起,让人心静。这日出当得起“一天瑞霭光摇曳,五色祥云飞不绝”的称赞。

 

茶卡盐湖日出过后,又返回宾馆休整了一下,喝碗稀粥,吃屉包子便踏上了第二天的旅程。浑浑噩噩的不知过了几个小时,我们一行人便来了号称天空之镜的茶卡盐湖。此处是一个浙江商人承包的盐场,在开采工业用盐的同时开发了这个旅游项目,可气的是他们竟然给浙江人免门票!这让不是浙江人的人情何以堪。整个湖及其岸边全是盐粒,光脚进去是万万不行的,极其硌脚,最好穿一双合脚的拖鞋,在岸边走不会硌脚,下水时也方便。沿着铁路一路走到尽头,路程很长,一路上说说笑笑,不时的跑进湖里拍一个倒影照,不亦乐乎。

 

走到铁路的尽头,用清水涮一涮满是盐粒的脚和沾满盐粒的裤子,之后坐在阴凉处静静的享受天空之境的空荡静谧。歇罢,购一张小火车的坐票,一路咯噔咯噔的乘坐小火车返回原地,没有停留,像过电影一样把刚刚经过的路途再走一遍,也是别有一翻享受。

 

大柴旦在车上和老张一商量,下一站要去的德令哈克鲁克湖和这里茶卡盐湖差不多,索性直接取消掉了,直奔大柴旦翡翠湖。路过的外星人遗址也是一看而过,没有停留,那纯粹是一处人为景观,观赏趣味并不太强,此处不细表。

 

经过一段崎岖的、左右颠簸的土路之后,老张终于也迷路了。此时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车外凉意尽显。大柴旦的翡翠湖同样再一片盐矿之中,这里不像茶卡盐湖建立的系统的风景区,而是属于待开发阶段,原始的味道更浓。一路上可以看到来这里的人很少,翻过一个又一个小土包,终于一抹绿色映入眼帘。巧合的是,一位穿着汉服的姑娘撑着油纸伞也在这里拍照,古风古韵,正应此景:

轻罗小扇白兰花,

纤腰玉带舞天纱。

疑是仙女下凡来,

回眸一笑胜星华。

柴旦-雅丹-当金山-阿克塞-阳关-敦煌

 

青海南八仙雅丹魔鬼城天,我做了副驾,作为一名称职的DJ,播放着《牧马人》,老张一路抖腿到雅丹魔鬼城。这个地形还真不愧魔鬼城这个称号,好似人为雕刻一般,像一个巨大的人为工事因为某些原因被不断腐蚀风化而形成,可事实上这完全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所造。在这里总是让我不由自主的想起《盗墓笔记》中的画面:西王母、蛇沼鬼城、人瓮等等,听说三叔就是以这里为原型打造的西王母国,也算是原了一个稻米梦吧。

阿克塞继续踏上旅途,前面说魔鬼城好似给人《盗墓笔记》即视感,下一站就是《鬼吹灯》!翻过当金山,在阿克塞的石油小镇就是曾经电影《九层妖塔》的取景地。路途中,老张说我们走在青海最美的公路上,一望无际的戈壁,只有一条公路告诉你这里不是无人区。来到青海,最大的感受就是开阔,一切都开阔。没有任何遮挡眼睛的东西,看的清楚明白,人心也透亮。

 

石油小镇穿过最美公路来到石油小镇,一切都是破败的景象透露着阴森。透过残垣断壁可以看到这里曾经多么繁华,寺庙、学校、政府大院、商场都屹立在这废墟上,昭示着曾经的辉煌。一辆“站起来”的巴士一头扎在了土里,这是曾经电影的留存。继续往前走,看到了“鬼屋”,我们一行不知几人,一头扎了进去。房子内尽是骷髅断臂,很黑,好在人多,女生们也都没什么反应。常言道,人吓人吓死人,我是队伍的排头兵,心思一转,我“啊”一嗓子就往外跑,后边的人见状又是推,又是搡,又是叫,又是嚷,哈哈哈哈哈哈,搞怪成功。最后一个被吓到的不认识的大姐直拽着我的胳膊,泪水在眼里打转,“你别跑!你别跑!”。

 

阳关这方唱罢,老张再次一路驱驰到阳关,对,就是那个“西出阳关无故人”的阳关。那残破的古城墙早已不复存在,大多是后期修复的。此处在古代是军事关隘,因此城内各种兵营设施不少,木桩、八卦阵(迷宫)等都可以亲自体验。来到这里,终归是要看看些古遗迹的,不然又有什么意义。好在不远的山头依然矗立着2000年前汉代的古烽火台,昭示着大汉曾经多么的不可一世。在去古烽火台的路上,遇到一雕像,一手拿酒杯,一手直指前方,好似在说“劝君更尽一杯酒,今天不喝别想走”,嗯,炯炯有神。

 

沙漠风光之后,我终于来到了今天最后一站——敦煌。如果说青海湖是这次旅途最心驰神往的地方,那么敦煌就是第二个。本来是要在敦煌住酒店的,可是大家一商量决定沙漠露宿。来到沙漠,老张早已招呼人准备好口粮、帐篷,一边吃饭一边观看飞天舞蹈。饭罢,一场不甚有趣的篝火晚会结束了集体活动,我们一行七人便搬着帐篷到沙漠中盘腿一坐,这边讲罢自己的情感故事,那边接茬继续讲,我不辞辛劳的也讲了一下《午夜凶铃》,哇咔咔咔咔。到了深夜,周围一切都暗了下来,黑暗中只有我们几个人在窃窃私语着,月亮渐渐落下山,一条璀璨的银河遥挂夜空,可惜此时的单反镜头摔坏了,未能拍下这一幕。时不时的流星划过夜空,我未曾许愿,只要能躺在这沙漠之中,仰望这夜空就是最大的心愿了,人生漫漫,又能有几次这样无忧无虑的整夜看着星空?我知足。聊的正起劲,不知东方之即白。有些小伙伴钻进帐篷打算补一补觉,剩下的几个则爬上了远处的沙山,想再看一次沙漠的日出。谁也不知道,正因为这个时候没有去补觉,对未来的的一天造成了“劈叉”般的影响。

 

莫高窟-鸣沙山-月牙泉-敦煌

 

莫高窟

今天的行程相对宽松,可是由于昨夜一宿没睡,整天只要是坐着都是闭眼酣睡的状态。由于莫高窟的壁画氧化日趋严重,每天的访客都是限流的,需要提前预约。老张说现在莫高窟有735的窟,但只开放了七个窟。在别处正以一比一的比例复制一个假的莫高窟,这里将永久封闭。可惜可悲可叹,下一代人再也见不到真迹。我们在莫高窟的官网提前买的是10:45的票,首先在博物馆观看了两场有关莫高窟的微电影,然而那个椅子实在是舒服,躺下去就睡着了,电影是什么内容完全不记得。

电影看罢,坐着博物馆的大巴直奔莫高窟原始遗迹,一路上又是各种睡。好在有了这么一段时间休息回神,在参观莫高窟时不至于站着睡着。看那些历经千年百年的壁画依旧栩栩如生,不得不感叹古人的智慧和技艺。在这一路上我始终感叹和臣服于自然的神工,而莫高窟则好似天外飞仙幻化一般,让人愿意跪着领略那段历史。

有人说氧化后的莫高窟失色不少,我到是喜欢这样破旧的意象。莫高窟聚集了千年风沙,不该妖艳。氧化后的莫高窟不是凄凉,是历史的浑然天成,敦实厚重。多少次朝代更迭,多少次民族兴衰,洋洋洒洒地筑成了一个莫高窟。大巧不工,壮哉莫高。

月牙泉还未从莫高窟的历史咏叹调上回过神来,便踏上了去往月牙泉的路途。月牙泉位于鸣沙山中央,地处沙漠腹地,太阳狠毒,防晒最有必要。一路骑着骆驼到达月牙泉,途中学会和骆驼一起摇摆才不至于硌。这里的骆驼大概有5000头,大家一同出行时,颇有一点张骞出使西域的味道,而那些老外就像西域的胡人一样,大漠驼铃,风沙摇曳,一曲刀郎的《驼铃》此时响起该是多有味道。

 

来到月牙泉,一股水的腥丑迎面扑来,让我不得不怀疑这是不是一潭人为浇筑的死水。在亭台楼阁逛了一圈之后,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想来看了这么多次日出,此次当看一次日落。借着搭好的长梯爬上了沙山,沙子的流动性太强,整个过程又累又热,滴了不知多少汗珠,好在有这个梯子,不然死活也是爬不上来的。可到了山顶,才知道这一切都值得,来都来了,什么都得体验一次。无限风光在险峰,毛主席诚不欺我。看着彤彤红日缓缓落下,从留下一片火烧云到彻底淹没在漆黑的夜空中,月牙泉渐渐的成为新的“红日”,宛如沙漠中的灯塔。又一天过去,拖着疲惫的身子再次夜宿敦煌,本来要逛的沙洲夜市行程也临时取消,实在是太累了,一场昏天黑地的觉比什么都美。

 

敦煌-瓜州-嘉峪关-张掖

 

七彩丹霞嘉峪关

敦煌一过,整个旅途进入下半程,开始了返程之路。先是到了瓜州,品尝这里的成名哈密瓜,讲道理,真甜。这里曾经叫“安西”,后来人感觉寓意不太好,因此改名瓜州。瓜吃完了,便一路直奔嘉峪关,明长城的西部终点。作为秦皇岛的孩子看惯了山海关,老龙头,对这里也实在提不起什么兴趣,后来老张说这里河阳关差不多,也就草草逛了一下博物馆便再度启程去魂牵梦绕的张掖。

张掖丹霞国家地质公园张掖的七彩地貌就像雅丹的魔鬼城一样,皆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之作,让人拍案叫绝。在整个地质公园中,全程坐着大巴来往于四个观景台,再次向大自然折服,霞霓闪烁,婆裟影月,壮观妖娆。整个过程都在默念着“夫复何求,夫复何求,夫复何求……”。奈何天公不作美,开始下起了雨,未能一睹阳光下的丹霞地貌该是何种神奇,此遗憾也。傍晚,在张掖留宿

张掖-扁都口-草原-阿柔大寺-卓尔山

 

扁都口一夜雨后,张掖的早晨格外清爽,一碗粥,一份咸菜,一个馒头吃的格外香。不多时,开往扁都口的汽车引擎便发动了,道路两旁的油菜花开始多了起来,作为DJ我放起了成龙的《油菜花》,“一条大路哟,通呀通我家,我家住在呦,梁呀梁山下……”,老张在一个油菜花相对密集的地方停下了车,“在这拍张照吧!”带着典型的西北口音。他顺便拿出了一面“花儿户外”的旗子,一起合照。“好嘛,早干嘛去了,早拿出来我们能给你拍的内存爆炸!”大家互相说笑到。此次旅行,同行的伙伴不止一次和我说,真值,在此先感谢一波花儿户外~~~

继续驱车往前来到了扁都口,爬上观景台向下望去,一块的油菜花,一块绿色不知什么菜,交替组合,仿佛一条格子毛毯盖在这片静谧之地上。天高云阔,满眼的青春花色,让人心旷神怡,不由自主的会想去高喊,单纯的释放情绪,释放一切,放空自己,“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祁连山草原离开扁都口,横穿祁连草原。草原坐落在祁连山脉间,平均海拔3500米,路上不时可见一些耗牛和羚羊穿过马路,路上的每位司机都会自动减速让路。有的时候这些动物好似石化了一样,在路边一动不动的看着你,这车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直到牧羊人过来驱赶才算走开。现在想来,人家或许想来一波斗牛,比比谁更强。

 

阿柔大寺祁连草原间坐落着一座超然物外的古寺——阿柔大寺。这是一座藏传佛教寺庙,僧侣不过寥寥数人,不要门票,游客甚少,寺外的人都说这是一座荒废的寺庙。我走近庙宇,门下一只垂垂老矣的病猫在这里躺着,这大殿确实破败不堪,杂草丛生,外边已经落了锁。绕过大殿,是一座正在修建的大殿,不是说荒废了吗?这怎么还别有洞天?

 

走马观花,便往门外走,忽然一个拦住我说:“你们头上的花环不要买。”他是看到了女孩子们头上带着从寺庙外买的花环。

“为什么呢?”我问道。

“这个寺庙以前是收门票的,后来取消了,做僧侣的不需要这个,游客、信徒愿意来都是一种福报,何须那些身外之物呢?”

恍然大悟,物欲横流的社会竟然还有这样的隐士行者,这才是我想找的寺庙,僧侣。我向他做了一个双手合十的动作,缓缓而去,真隐士也。

卓尔山从阿柔大寺出来,顺便给门口的病猫喂了点食便向卓尔山进发。先是穿过祁连县城,后环山而上。到达卓尔山,爬到山顶一眼望去,整个祁连县城尽收眼底,宛如瑞士的一个小城镇,静谧祥和,一派“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的桃花源景象。在卓尔山顶远眺,映入眼帘的便是牛心山。传说中卓尔山与祁连的镇山之山——阿咪东索(牛心山)是一对情深意重的情侣,默默守候在八宝河两岸,共同护佑着祁连的山山水水,这也是一个你侬我侬的地方呢。晚上在祁连县城留宿,最后一晚,都按耐不住心中的激动,集体找了一间KTV痛快到两点才算了事,回到宾馆又是到头便睡。

 

祁连-门源-黑泉水库-西宁门

 

源花海终于到了门源花海,一望无际。不用到花丛中,便能看到、听到蜜蜂嗡嗡的采蜜,真是“菜花间蝶也飞来,又趁暖风双去”。这些油菜花其实都是这里的藏民种的,用来做收成,顺便成了自然景观。当地多在路边贩卖酸奶等食物,一旦看到有车辆停在此处,他们会举着小框蜂拥而上,推销食品,不买的话嘴里还会嘟囔“花都踩坏了还不买酸奶!”。Execuse me?

观赏门源油菜花当有两个去处,一是在路边停下近距离感受油菜花海;二是上山,爬到观景台俯瞰远眺整个花海,远处雪山皑皑,天空白云飘渺,近处青山郁郁葱葱,一片黄腾腾的油菜花坐落其间,一幅绝笔的丹青跃然而起,美哉,壮哉!

 

这是此次旅行的最后一张合影,天南海北以聚,天南海北而去,江湖很小,有缘再见。

 

黑泉水库过了门源油菜花海,便奔向西宁而去,途中经过黑泉水库,由于此处水深且皆是悬崖峭壁之险,已不允许在此停留玩耍。透过车窗望去,亦是波光粼粼,远处的岸边可以看到几只黑色的耗牛和白色的羚羊在水边驻足,我不自主的将DJ调至杨坤的《牧马人》,伴着歌声向西宁、向终点奔去。风吹草低见牛羊的生活,再见了。下午四点左右,到达西宁,大家一一道别,感谢七天的陪伴,相识不易,今后再见。

 

人生的这个断点到此便画上了句号,又要开始一个新的阶段。我给了自己一个仪式,很满足,不后悔。如果今后有机会,还愿再走一次青甘环线。我常想旅行的意义到底是什么,接触不同的人?遇到不同的事?感受不同的文化?了解不同的思想?领略大自然的造化?太多太多,这关键在于自己所想,禅宗入定是修行,旅行又何尝不是一种修行。人生苦短,于大千世界不过沧海一粟,在这幻灭无常的宇宙,做想做的的事,成为想成为的人,也许就是旅行甚至人生最大的意义吧。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