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渝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源远流长的一部分。“炎黄”的始迹在黄河流域,而从夏禹始,先民的传闻则已开始南渐。禹的出生地相传有三处,都在长江流域,即四川、江西九江和安徽。据大量史籍所载,禹就是生于四川境内的汶山郡广柔县石纽乡,娶江州涂山。古江州就是今日之重庆。秦灭巴国设巴郡后,巴人更是长足步入了汉化的过程。 三千多年来,重庆处处留下中国传统文化的印痕。渝鄂交界处,有屈原,王昭君的故里;涪陵周易园,是程朱理学的发祥地;大足石刻,汇集了中国唐、宋时期石窟艺术的大量珍品;合川钓鱼城,保存着南京军民抗击蒙哥军队入侵的古战场遗址。历代诗人如李白、杜甫、刘禹锡、苏轼、陆游、郭沫若等,都在这里写有许多脍炙人口的名篇佳句。巴渝人千百年来形成的春节拜年,十五观灯、清明祭祖、中秋赏月以及悬酒幌、赶庙会、坐花轿、放风筝等民风民俗,涵盖婚丧嫁娶、文娱游戏、鬼神观念、崇拜禁忌、岁时节令,工商交易等各个范畴,与中国其他地区比较,无不大同小异。重庆丰富多彩的地方戏剧、曲艺、绘画,手工艺品及群众节令活动等,也颇能反映巴渝风俗民情。

经济

重庆凭借长江“黄金水道”之便,依托丰富的资源和广阔的市场,从汉代起就已成为长江上游的工商业重镇,如今更发展为集重工业、轻工业、贸易等为一体的产业齐备、门类繁多、自成体系的经济、和文化中心城市。它也是西南地区科学技术力量最强的城市。 重庆既是大城市,又是“大农村”,农业和农村经济在全市经济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广阔的农村地域,多样的地形地貌,适宜动植物栖息生长的自然环境,给予了重庆开发立体农业和发展生态农业的极佳条件。重庆采取以粮食、猪肉生产为主,农、林、牧、副、渔全面发展的方针,已成为中国重要的商品粮基地和著名的肉猪商品基地。 重庆处于中国经济发展较快的东部和资源富集的西部的结合地带,是长江流域和西南地区区域经济的结合部,因此,成为中国西南地区的交通和邮电通讯枢纽。重庆水、陆、空交通四通八达,与全国各地乃至世界许多大、中城市形成了方便,高效的立体交通网络。“蜀道难”早已成为昔日浩叹

作者 admin